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带你了解瑞士“精密”制造的背后,隐藏着什么秘诀?


 
 
 
对比德国制造,瑞士人经常会开玩笑说,我们就是比德国制造贵那么一点点,但是更精准一点点,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瑞士制造的特点。
 
 
这里是欧洲的后花园,有童话般的居所,美不胜收;
 
这里的人独辟蹊径,并且死磕到底,追求极致;
 
这里的企业可以几代人干同一件事,商业模式讲究的是“一米宽,百米深”
 
 
 
在全球20大创新经济体中,瑞士连续8年全球创新指数排名独占鳌头。
 
 
精密制造之瑞士钟表  
 
 
这就是瑞士,一个迷你型的山地小国,既缺原料又缺能源,然而这里却是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每当提到一个国家或者地区,就会让我们想到一种代表,就像提到法国会想到时装,提到奥地利会想到古典乐那样,提到瑞士,就会让人联想到瑞士钟表。
 
资源稀缺的瑞士人恰恰把弱点变成了优点,并通过智慧与执着,开辟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把不多的钢铁材料锻造成世界上最精密的、各色各样的高级钟表。
 
为什么瑞士钟表是世界上做的最好的产品?因为在瑞士人的心中,没有“随便”二字,每一件事情的准确性,完整性,调和性,耐用性,实用性,以及设计的美观性都特别讲究。在处理每一个工作细节时,他们都会认为上帝在注视着自己,仿佛手中的每个零部件都是一件艺术品正在被欣赏。
 
因此,他们会细心打磨,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并把手上的工作做到极致。往往一颗粗细如头发丝般不起眼的螺丝钉,他们都会将钢块打磨到完全贴合工艺要求,包括完整的长度,厚度和高度等。当雕刻的螺纹全部清楚达到了最精致的时候,才会放下,然后接着做第二个,第三个…就这样如此往复,百年如一日。
 
 
同时,瑞士人在机械表的功能上还在不断进行创新升级,并研发出诸多极其复杂的工艺,把精密机械发展到了极致。除此之外,还潜心研究腕表材质,无论是新的陶瓷还是各种各样新的金属都令腕表变得越来越“好看”、“好戴”。
 
1560年,瑞士钟表匠布克曾经说过:“一个钟表匠在不满和愤懑中,要想圆满地完成制作钟表的1200道工序,是不可能的;在对抗和憎恨中,要精确地磨锉出一块钟表所需要的254个零件,更是比登天还难。”正如他所说,制表匠的工作繁琐而枯燥,花一整天打磨一个零件也是平常的事情,如此没有一颗平和的心态是不可能完成的。
 
制表师们也是幸运的,虽然这里资源贫瘠,但却得到了上天恩赐的美丽景色。在瑞士这样一片风景如画、充满诗意、更是常见白雪皑皑的仙境,美得足以让每位身处这里的人们都“静”下来。
 
制表师们的工作室通常直对着窗外优雅的风景,不难想象,在这样没有干扰的环境下工作,制表师们才能制作出精确的腕表,打磨出美轮美奂的机芯,让瑞士钟表得以独步天下。
 
当然,钟表仅仅是瑞士制造中有代表性的产品之一,在瑞士,还有非常多的知名品牌产品享誉世界。
 
 
瑞士制造业中的“隐形冠军”  
 
 
瑞士制造业中还有很多这样的“隐形冠军”,从瑞士出口商品构成图中可以看到,瑞士每年出口大量的零附件,这些零附件很多都是“隐形冠军”企业生产的。
 
 
同时,我们从表格中还可以看到,2018年,钟表出口只占瑞士出口总额的7%,这说明瑞士可不单单是“钟表王国”。
 
比如全球麦当劳餐厅厨房设备均由瑞士弗兰卡公司提供,世界上75%的意大利面条由瑞士布勒集团制造的机器生产;大多数国家中央银行填写银行票据使用的都是瑞士锡克拜公司生产的绝密墨水;而类似这样的隐形冠军企业瑞士共有110家。
 
 
瑞士维氏刀具是瑞士企业中“隐形冠军”的典型代表,这家发展历史长达120年之久的全球知名企业,并不在世界百强的名单中,而让品牌享誉全球的是维氏刀具的锋利、结实、耐用、精益求精,维氏刀具创造了人类刀具史上的奇迹。为使每一把维氏刀具都能让人受用一生,一把普通的刀具制作工序在200道以上,而其中一款“瑞士冠军”型号的刀具,其工序超过450道。
 
 
在瑞士主要的城市里比如说洛桑、苏黎士、日内瓦,你能发现数以万计这样的中小企业,他不仅是一生一世,甚至是几代人只做一件事。
 
瑞士国土面积虽然只有4.1万平方公里(重庆市8.2万平方公里),人口仅有800多万,而经济体量却是大象级别,诞生了14家世界500强企业,并且常年“霸榜”,涉及金融、医药、零售、工业制造等行业。
 
 
从高精密的机械手表,到粗大笨重的水泥,从工厂里的机床,到餐桌上的食品……瑞士制造涉及的领域不多,跨度却很大。更重要的是,但凡涉足的领域,瑞士都具有极强的竞争力,几乎都做到了世界第一。比如拥有全球最大的贸易商嘉能可,全球最大的食品制造商雀巢,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生产商ABB,全球最大水泥制造商拉法基豪瑞,全球最大的人力资源公司德科集团。
 
迅达集团:世界第一大自动扶梯生产商
 
迅达集团是一家以生产优质电梯为主业的公司,由罗伯特·辛德勒先生于1874年在瑞士创立,总部位于风景秀丽的卢塞恩,至今已有140多年的历史,是世界第一大自动扶梯生产商,同时也是世界第二大电梯供应商。
 
目前迅达集团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90多个控股公司, 设立了一千余家分公司或分支机构,年营业额超过100亿瑞士法郎,每天全球有超过10亿人次乘坐迅达的电梯及自动扶梯。迅达电梯的产品种类全面,主要包括电梯、自动扶梯和人行道、货梯和专用电梯。迅达电梯含盖从低端的住宅电梯到高端的商用电梯。
 
精密的瑞士机床 
 
“瑞士机床”享誉全球。作为德语系国家之一,瑞士人沿袭了德语国家严谨认真的“工匠精神”,对工艺有着精益求精的执着。无论经济危机,无论任何的欧债危机,瑞士机床始终是屹立不倒的隐形冠军。
 
曾有人问过某瑞士老板,“你就不怕我把你这公司,把你整个的产品拆开了做逆向工程吗?”这老兄耸耸肩来了一句“try”,你试试。要知道,这公司的机器全部手工打造,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仿制,里面有非常非常关键的零部件、工艺,包括一些模具、关键地方的零配件,全部都是这个瑞士老板手工一点一点打磨出来的。
 
斯达拉格集团,高精度机床的全球技术领导者
 
斯达拉格集团是制造高精度机床的全球技术领导者,产品主要用于对金属、复合材料及陶瓷材料工件进行铣削、车削、镗削和磨削加工。主要客户为在航空航天、能源、运输和工业领域从事国际业务活动的公司。除了机床系列,斯达拉格集团还提供集成的技术和维护服务。
 
斯达拉格集团总部位于瑞士罗尔沙赫,并在瑞士、德国、法国、英国和印度设有生产基地,同时在许多其他国家建立了销售和服务子公司网络。
 
在智能制造领域,瑞士制造冠绝全球 
 
以机器人为例,世界上最早的写字机器人便起源于瑞士。今天,除了工业机器人巨头ABB这样的大公司,瑞士还有火星探测器使用的maxon电机、稳坐医疗康复界霸主的Hocoma以及四足机器人ANYmal等知名企业。
 
ABB集团是老牌世界500强企业,集团总部位于瑞士苏黎世。由瑞士两家百年企业在1988年合并而成,业务遍布全球近100个国家,拥有13.5万名员工。单在中国就有员工1.8万名。ABB以市场为导向设立了电气产品、机器人及运动控制、工业自动化和电网四大事业部。如今,它已成为电力和自动化技术领域的领导厂商。
 
放眼全球市场,ABB四大事业部排名均首屈一指:电气产品市场位列第二;运动控制市场位列第一,机器人市场位列第二;过程控制市场位列第一;输配电市场位列第一。
 
瑞士还有一家知名的的机器人厂家,它就是史陶比尔集团(英文名:Staubli ),改公司创立于1892年,有着100多年的发展历史,是纺织机械、工业连接器和工业机器人三大领域机电一体化专业供应商。它将机械运动和技能和技术投入到机器人当中,其产品凭借技术及商业领域的安全、可靠和高效,成为全球领域的工业机器人领先者之一。
 
加上世界顶尖的理工类大学苏黎世联邦理工(ETH)和洛桑理工(EPEL),机器人领域世界级的教授和大量高素质人才汇集于此,瑞士因此被称为“机器人界的硅谷”。其中著名的苏黎世联邦理工(ETH)大学是爱因斯坦的母校,诞生过32个诺奖获得者。
 
瑞士制造早已在人们心目中建立起高品质的形象,它既代表着可信的技术质量,又是美观的代名词。
 
对比德国制造,瑞士人经常会开玩笑说,我们就是比德国制造贵那么一点点,但是更精准一点点,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瑞士制造的特点。
 
瑞士资源的稀缺性决定了它不会像很多国家那样,可以去靠低价和别人竞争,只能走更加精密、更加创新的路线,才能够以相对较贵的价格把产品销往世界。
 
因此,瑞士企业如果没有技术创新的话是非常难生存下去的,这也是瑞士为何连续第八年在全球创新指数中荣膺桂冠,在多个专利和知识产权相关指标中都排在第一位,在高端及中高端技术生产方面排第二位,在研发支出和本地高校质量等方面都名列前茅。在瑞士,每1000人中就有11.2人是科研人员,瑞士的研发支出约占GDP的2.9%。
 
相较于瑞士制造,浮躁,是很多人对中国制造业的印象,急于“开疆拓土”,过于追求产量规模,不太注重品质、品牌,缺乏精细化精神。热衷于短平快,热衷于模仿,热衷于跟风潮。
 
正因如此,在环境风云变幻、社会快速转型、产业调整剧烈的时代,我们恰恰需要的正是瑞士制造这种“静”的力量。静下心来思考如何深入把握住市场需求,如何来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技术与产品,如何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找准未来发展方向。
 
让我们在瑞士这片土地上,寻找那份“静”的力量。
 
来自:机加工前沿
 
 

Copyright 2020 by 郑州瑞翔展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 技术支持:兴弘海科技  备案号:豫ICP备16026471号
中部国际装备制造业博览会(www.ccieme.cn)重点推荐:郑州工业装备展, 2020郑州展会,郑州工业展,郑州机床展,郑州五金展,郑州自动化展,郑州机器人展